当前位置:首页 > 商学 > 案例 > 正文

格瓦拉电影票务困境:资本比情怀更实用 大量裁员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发布时间: 2017-09-13 11:16:28 编辑:诚富

导读:格瓦拉虽然在用户体验上做了很多努力,但这样的努力可能在对手疯狂票补下化为泡影。

[格瓦拉虽然在用户体验上做了很多努力,但这样的努力可能在对手疯狂票补下化为泡影。对于大多数用户来说,在线选座软件最主要的是获得影院的服务,软件本身需要提供的只有两个核心要素,高效、低价。在2015年票补大战中,在猫眼等平台9.9元票价的攻势下,格瓦拉节节败退]

曾一手做大中国在线电影票务市场,并一度占到市场七成份额的格瓦拉,如今却跌出前三,甚至大量裁员,不得不令人扼腕叹息。

易观发布《2017年暑期档电影市场观察》显示,暑期档期间,淘票票以30.94%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一,猫眼电影和娱票儿分别以29.72%和21.84%紧随其后,百度糯米下滑至9.71%,格瓦拉以及其他票务平台的市场份额共计7.8%。

提及格瓦拉,从名字就可以看出创始人是充满情怀的人,数年前笔者采访格瓦拉创始人刘勇的时候感受到了这种情怀:对电影产业充满激情,谈起战略热情洋溢、对产品精益求精。电影本是个极小的产业,在格瓦拉创立的2008年,中国电影(17.690, 0.11, 0.63%)全年票房只有几十亿,而在线选座购票几乎为零,无论影院经理还是消费者都不熟悉在线选座购票的意义,格瓦拉几乎是一家家电影院去谈,开始漫长的开荒拓土。

可以毫不客气地说,格瓦拉完成了在线选座购票的影院教育、售票系统生产商教育以及观众教育,格瓦拉把最开始的脏活累活都干了。

格瓦拉的努力获得了相应的回报,开始进入高速通道,2013年底,格瓦拉拿下全国电影票在线选座市场75%的份额,稳居行业第一。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行业独角兽,怎么最后落得跌出行业前四,惨淡收场?

虽然格瓦拉在2013年一度占据市场第一的份额,但彼时在线选座购票才刚刚崛起,大量二三线城市还没有被挖掘,这个时候,谁能迅速布局下去,并把握住用户,谁就能把握市场。这需要强大的资金、平台支持,以及强有力的营销力度。

格瓦拉彼时主要市场还是在一线城市。当时,刘勇坚信产品、服务、用户需求才是行业本质,而不是营销。他认为,产品没准备好,猛推市场是浪费。甚至在选择投资人的时候,格瓦拉创始人还向笔者表示,并不想过早投向BAT这样大平台的怀抱。

市场迅速被拥有强大资本及营销能力的猫眼以及BAT大平台支持的微影、淘票儿、百度糯米瓜分。格瓦拉虽然在用户体验上做了很多努力,但这样的努力可能在对手疯狂票补下化为泡影。对于大多数用户来说,在线选座软件最主要的是获得影院的服务,软件本身需要提供的只有两个核心要素,高效、低价。在2015年票补大战中,在猫眼等平台9.9元票价的攻势下,格瓦拉节节败退,2015年12月17日,格瓦拉低价卖给了微影。

格瓦拉卖身微影后不久,记者就发现,大量格瓦拉的创始人及高管甚至基层员工都离开了格瓦拉,近期,有消息称,微影将与猫眼合并。

很显然,市场并不需要这么多售票软件,微影收购格瓦拉看重的是格瓦拉的用户,当完成了用户迁移之后,格瓦拉也就没有多大存在意义。

从格瓦拉困境可以看出,在互联网江湖中,一味谈情怀并不靠谱,大多数时候,特别是行业爆发期,资本以及平台显得更为实用。
 

赢策网
赢策网
赢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