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 > 创业人物 > 正文

“家电佬”黄宏生再创业:跨界造车 外行人容易被忽悠

来源:新浪综合 发布时间:2018-02-09 13:33:14 编辑:诚富

导读:中国著名的“家电佬”———创维集团创始人黄宏生切入新能源商用车赛道,并计划今年下半年正式进军新能源乘用车市场。

中国著名的“家电佬”———创维集团创始人黄宏生切入新能源商用车赛道,并计划今年下半年正式进军新能源乘用车市场。“家电佬”是黄宏生自嘲的外号,而外界更愿意将他与共同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无线电1977级的TCL董事长李东生以及康佳原掌门人陈伟荣,称为“中国彩电三剑客”。黄宏生为什么要在56岁的时候再创业?再创业为什么选中了新能源汽车?第一段创业经历对他产生了什么影响?上月底,从南京飞回深圳的黄宏生,在创维半导体大厦办公室内接受了南都记者独家专访。

“在创维30周年的日子,调动我们四万名员工为了下一个30年而奋斗。”在创维大厦内,黄宏生将千亿产业梦摊在记者面前,也将其二次创业的经验教训细细复盘。

行业判断:

外资垄断的领域就是机会

审慎而严谨,是黄宏生的性格特点。在作出这个决定之前,他思考了5年多。在接受南都采访的两个小时中,黄宏生一边回答问题一边在纸上画“思维导图”。

从2005年开始,他一直思考如何实现千亿产业梦。“企业的领导人需要有一个伟大的目标激励员工前进。这样的源动力让我从2005年到2010年一直在思考,选什么行业,是可持续奋斗的目标。”

当时,一直为汽车产业供应车载屏的黄宏生,看到了外资品牌汽车占主导优势的汽车业。“当年我做电视,就是看到几乎没有国产电视品牌,外资电视价格又非常贵。凡是外资垄断的领域,都有机会。”目前,创维营收已经实现5 0 0亿元,但距离1200亿还有遥远的路程。不可否认,家电业已进入平缓发展的时期,而汽车业的规模都以千亿起跳,而新能源车的产业链在过去几年得到了迅速的发展。

于是,黄宏生断定,汽车产业就是他的下一个机会。“我做电子的,机械动力转动是我的短板,但是新能源汽车是电力转动,就是用信号来控制电机加速,又回到我擅长的行业,跟我的电子的专业技术和积累是一个脉络。”

2010年,黄宏生参与重组南京金龙客车制造有限公司,南京金龙主要生产新能源客车。2010年年底,开沃新能源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成立。目前,黄宏生担任开沃新能源汽车集团及南京金龙董事长。按照战略发展规划,开沃集团下辖南京金龙、深圳开沃、呼和浩特开沃、西安开沃、武汉开沃、南京创源动力等几大企业。

此前,创维数码控股曾计划收购重组开沃集团,但2018年初,“由于潜在收购的若干主要收购条款双方未能达成协议”,收购计划取消。对此,黄宏生解释,创维数码的很多股东是海外的基金,他们对中国汽车产业的发展了解得不多,因此有不同的意见。

按照黄宏生的说法,尽管收购终止,但开沃的资金运转并不受影响,目前其已引进投资者入股,并且有银行提供的中短期融资,还有政府的产业扶持资金。南都从天眼查信息证实,开沃集团已获得Pre-A轮融资,但没有披露融资金额与投资方。

另外,开沃集团还有意在A股市场上市。“我们团队发现,在中国市场的汽车要自内而外的成功,一定要在中国市场进行充分竞争才能成功出海。因此,在内地上市,好过去香港。A股市场虽然有很多企业排队IPO,但新能源汽车是国家鼓励发展的产业。内地的资本市场对新能源汽车市场也比较了解,协同效应比较好。”

创业教训:

外行人容易被忽悠

进入汽车领域,黄宏生拿出了制造业工科男的思维“解剖”汽车行业。“我从欧洲买了几台样车,回来把它们拆了,对设计进行分解。这个庞然大物的门槛非常高,只有把它解剖了,才能一口口的吃。先模仿,再超越。”

但是,在这个领域,黄宏生吃的苦头并不比20年前初入彩电领域的少。汽车与电视行业有相似之处,不是市场导向,而是技术、人才导向。“因为是外行,我当时花钱请了很多汽车团队,只要是做汽车的,不管是不是很厉害,只要愿意加盟我们这个‘小角色’,要十倍的价格,都给。”

当初,黄宏生希望能设计一款全新的新能源SU V乘用车。“一个团队说可以,设计费8000万元,就是负责给画个图纸,因为涉及汽车的混合动力设计比较复杂。”黄宏生回忆说,那个设计团队是由一个日本设计团队和一个美国知名汽车公司退休的设计师团队组成的,在预付了1000万手续费之后,黄宏生将拿到手的团队名单发给了硅谷的校友,结果发现,美国这个团队只是搞车身设计的,根本不懂混合动力。“我才知道受骗了,所以壮士断臂,损失了1000万。”黄宏生说,这一类的事情非常多,“这对外行人来说就是必须经过的一个阶段。”

这只是其中的“小苦头”,他还遇到过更大的挑战。黄宏生回忆,由于前期投入大,造成了连续的亏损,投入的本金很快就烧完了。当时首先怀疑自己;其次是银行借贷收缩;而员工看到连年亏损根本也无心恋战,几方面下来,压力非常大。

“这种艰难时期,内部安抚是第一要务。”黄宏生说,“当时有两三个月工资发不出来,我就把我的别墅当掉了,还把每年创维发我的分红来支付工资。”这个过程持续了三年,到2014年开始好转,进入稳定发展阶段。

2017年,开沃集团生产1万台商用车,相比2016年的8000台有一定的增长。按照黄宏生的规划,2018年到2020年,他们的产能要快速提高。其中,2018年商用车翻一番达到2万台,今年下半年乘用车量产后再增加2000台。到2019年,新能源汽车总产能翻到5万台,2020年超过10万台。

“新能源车产业全世界都在升温。”黄宏生表示,去年中国第一名,大约卖了77万台;美国第二,大约卖了18万台;第三名日本大约卖了14万台。在中国,商用车领域新能源汽车已打败燃油车,而乘用车的新能源汽车刚刚开始。在整个新能源汽车的技术成熟度,包括续航里程、充电时间(慢充快补)、辅助驾驶系统等,都在快速的进步。接下来就会是无人驾驶。

“汽车在未来不仅仅是代步工具,更是一个移动的、高科技的家。”黄宏生描述汽车领域的未来蓝图,“比如,你去杭州出差或者旅游,不用住酒店,租一个无人驾驶的SU V,车里面有大屏幕的电视,还有一张床可以睡觉,智能驾驶可以带你到任何地方。”

管理风格:

更加包容和结果导向

如今,黄宏生70%的时间与精力都在开沃新能源汽车集团。“任何一个点子,任何一个有点苗头的行业,在中国都是过度竞争。”黄宏生笑称,没有任何事情是你想到而别人想不到的,创业的艰苦不可避免。

“最艰苦的时候还能坚持下去不容易。”回忆起之前经历,黄宏生仍然觉得不轻松。“创维早期也有过亏损和大起大落。见过了就淡定,淡定了就有机会浴火重生。很多人不淡定就紧张发狂,最后自暴自弃,或者合伙人之间起冲突,有的人出走,最后导致内乱。”

从1988年创业,到2010年再创业,黄宏生一直在“折腾”自己。“因为我不是享受型的人,别人赚了钱辞职去全球旅游,我也试过,但待一个礼拜就差不多了,”黄宏生笑称,在地中海爱情岛看白色的屋顶,我看15分钟就够了,“我的乐趣点就是跟一班志同道合的人,做一些能够为人类提供便利或者有价值的东西。在这个过程中,见到自己进步,甚至可能创造一些神话。”

时间没有改变他的这种性格,但改变了他对人的看法。黄宏生回忆说,当年创业做创维时,眼睛里不能揉沙子。“我自己是苦行僧,每天第一个上班,最后一个走,看到团队成员、员工好像爱来不来,就无法容忍。”这种管理风格最终导致很多人离开。“有技术的人,走了之后,才知道他是珍贵的,不可替代。”“后来我就想,再创业一定把不同棱角的人包容在一起,发挥所长。”

黄宏生称,第二段创业,他对员工的宽容度更多。“现在我只看人的一技之长,有没有特殊才能。有的人比较自由散漫,但会有很多天马行空的想法。”黄宏生认为,“做大事业,领导人不能纠结于细节,一定要从大处着眼。所以我的两个改变,一是包容,二是结果导向。”

对于前后两次创业管理风格的巨大变化,黄宏生这样解释,“一个人感悟到了,有了变化,一定是撞了钉子,吃了很多苦头。”

在日常工作中,他还会花大量的时间精力与团队沟通,向团队解释公司未来的前景,建立共同的愿景;花大量时间到一线,与团队一起攻克业务、技术上的难题。“不这样的话,远离战场,就像在大海里面行船,哪个地方漏水了都不知道。沉船了就晚了。”

大佬同题

用心灵鸡汤解决焦虑

南都:焦虑吗?

黄宏生:焦虑肯定有,每天都有排山倒海的困难从四面八方压来。我每天一早,第一步就是寻找今天起床的理由是什么,我在朋友圈发心灵鸡汤,找到一个起床的理由和动力。再大的困难,有这种信仰去克服,一点点地把危机降低、化解,最后迎刃而解。当然(发心灵鸡汤)我也是想激励团队。因为我们是参与全球的竞争,每个板块都是人山人海,像节日爬长城一样,有时候会憋气、会呼吸不了。我希望用心灵鸡汤来调节,解决焦虑的问题,带领我们的团队充满爱。

南都:最近读了什么书或者什么文字?

黄宏生:最近赶飞机的时候重读《万历十五年》,这是明朝逐步走向毁灭的一个转折点。引申到企业,团队对人才不爱惜,就可能毁于一旦。

南都:最近一年对你影响最大的一个人?

黄宏生:现在的广东省省长马兴瑞。产业转型不是空谈的,是要能够有突破口。而企业的发展是孤掌难鸣的,离不开政府的大环境。从振兴广东产业的角度来讲,他在广东推动了两件事,一是4K电视产业的布局,二是推动广东省的新能源汽车的发展。

标签:黄宏生 创业
赢策网
赢策网
赢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