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产业 > 创意产业 > 广电 > 正文

那个靠《小时代》崛起电影公司还有救吗 没法陪乐视玩了

来源:中新经纬  发布时间: 2018-05-16 15:08:29 编辑:诚富

导读:至少从目前看,乐创文娱几乎是乐视体系板块中唯一全身而退的业务。

至少从目前看,乐创文娱几乎是乐视体系板块中唯一全身而退的业务。

3月27日,原乐视影业董事长、CEO张昭发表内部信,宣布公司将更名为乐创文娱,融创占股40.75%,为第一大股东。乐创文娱与原乐视体系的唯一关联即,乐视控股约持股乐创文娱16.3592%。对于这部分股份,张昭表示将会转移或拍卖,未来几个月会有进展。

“与乐视控股的切割并不容易,但它确实没有能力再陪乐视影业走下去了。”张昭告诉《中国企业家》。

不妨先梳理下乐视方及融创方在乐视影业中的股权变动情况:2017年1月,融创首次以10.5亿元的价格投资乐视影业,获得约15%的股权。同年7月,融创增持6%,持股比例上升至21%,略低于第一大股东乐视控股21.81%的股权。五个月后,融创中国旗下的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嘉睿”)继续增持,之后,融创方持有乐视影业40.75%的股份,为第一大股东,原第一大股东乐视控股股份仅为16.3592%。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对于曾处心积虑装入上市公司却屡次失手的乐创文娱,现在未尝不是最好的局面,这反而让公司重启希望。《中国企业家》采访张昭时,已是深夜十点,他的状态看上去很好,“如果早半年来见我,肯定没有这么轻松。”

2017年4月17日,乐视网开始停牌,为乐视影业的注入做准备,这个动作在过去几年重复多次,但每次都以失败结束。“像是一个无解的死扣,一次失败就准备下一次,太多问题纠缠在一起。”无休止的循环让张昭疲惫不堪,注入上市公司的问题一天不解决,他无心顾及业务。那段时间成了张昭回忆中最黑暗无望的时刻。

去年11月底,尚未更名的乐视影业召开股东大会,宣布两项对公司命运至关重要的决策,一是终止注入乐视网,二是启动D轮融资。而过去两年,这家公司最重要的使命就是被装进上市体系。回顾当时,乐视影业走了不少曲折路,比如由于强调利润而导致动作变形。

终止注入主要出于两方面考虑,一是去年年底时,乐视控股所持乐视影业的21.81%股权仍处于司法冻结状态,二是乐视影业尚存有对其关联方乐视控股17.1亿元其他应收款。

一切始于2015年前后。乐视网外部风波不断,为了支撑上市公司估值,乐视影业放弃独立上市,决定注入上市体系。“我们是走着走着拐了一个大弯,但条条大道通罗马,没有经过互联网,迪士尼也做成了今天的模式,我们是先有了互联网,再往迪士尼的方向走。”张昭说。

2013年8月,乐视影业A轮融资,估值约为15.5亿元,2014年10月B轮融资,估值约为48亿元,据媒体报道,2015年5月乐视股东大会上的消息称,乐视影业即将完成C轮融资,估值并未披露,但当时,有资深证券分析师认为,“假如乐视影业单独上市,完全可以成为另一个华谊兄弟”。短短两年,乐视影业的体量成长,《小时代》系列功不可没。张昭也表示,《小时代》系列成就了乐视影业。

从乐创文娱此前公布的数据来看,2016年营业利润、利润总额分别为4479.14万元、4019.36万元,较2015年同期分别减少35.48%、45.81%。2017年,由于受到乐视风波影响,乐创文娱开始出现断崖式下滑,“这个行业是不进则退。”即便巧妇,张昭也难为无米之炊。

不仅如此,外界会将乐视影业和上市公司放在一起,“合作伙伴认为张昭没问题,但并不代表公司没问题,一个公司的账户不断被冻结,合作伙伴怎么会放心?”时间久了,绝大多数的合作都被搁置,张昭说,“解决信任比解决其他问题都耗时。”

与贾跃亭更为激进和疯狂的创业风格相比,张昭认为电影行业需要战略激进,但运营必须保守。他认为电影行业的本质是文化品牌的载体,而非票房或者大众娱乐,乐创文娱的第一个动作是回归品牌本位。

从业务层面来看,商业模式改变最直观的表现是从票房导向转为用户导向。张昭将原来的发行地网改编为品牌地网,与之前一味追求票房不同,他认为电影行业归根结底是要打造品牌,品牌与IP不完全相同,“类似迪士尼模式,电影可以一季一季出,还可以扩散到周边的衍生品和游戏等。”

去年6月19日,上海电影节,张昭做过一次三个多小时的演讲,关于乐视影业的商业模式和未来。台下的观众已不感兴趣,纷纷提早退场,但张昭还是想表达。这被他视为,乐视影业劫难重生的核心。

去年年底,乐视影业以投后40亿估值的价格完成D轮融资,这是一次仅面向内部股东的增发融资,而在去年年初融创投资之时,乐视影业估值还在70亿左右,“自认为身价很高的时候,别人看到的都是问题,而自己把估值降下来的时候,别人就能看到价值。”张昭并没有因为估值的降低而焦灼,“自己知道自身的价值在哪里。”

面对质疑还要不断重复公司的价值,无异于在废墟上重建信心,这是张昭眼下重复最多的动作,对股东、合作伙伴和团队。“这么长时间,团队也出现过脆弱的一面,但度过至暗时刻的方法就是将自己清零。”

“原本以为可以直着向前走,但突然桥就断了,是回头还是慢慢搭桥,又或者是深蹲然后蹦过去?”张昭选择蹲下,低到所有人都看不到。

在最为艰难的时候,不少人劝说张昭离开乐视,高层流失是过去一两年乐视管理层最直观的表现,“但也正是这些人,今天会跟我说‘你当时的决定是对的。’”张昭告诉记者。

在很长一段时间,张昭发现散是最简单的,如何往前走更难。他最深的体会是“做正确的决定,而不是合理的决定。”作为乐创文娱的创始人和董事长兼CEO,张昭要为公司股东负责,但同时身为上市公司高管,及贾跃亭亲密的合作伙伴,张昭认为,“坐在这边或者那边,都不一定对,要做正确的事情,而不是合理的事。”

“一旦决定做对的事,剩下的就是解决问题,身陷问题中往往看不到正确的事,而当这些问题不再是未来对的事情中的一部分时,它就只是一个技术问题,解决掉就好了。”知易行难,张昭会提醒自己不纠结、不算账,尽快带领公司走出泥潭。

“现在才刚刚开始解决问题,至少还需要两三年时间。”张昭尽量将重建想象的更艰难一些,他不否认乐创文娱过去两年走了弯路,但又相信,每一步都算数,没有白走的路。

赢策网
赢策网
赢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