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商学 > 论道 > 正文

央行前副行长吴晓灵:做好泡沫破灭准备!

来源:资本商业核心圈 发布时间: 2018-08-09 13:44:55 编辑:诚富

导读:日前,原央行副行长吴晓灵在清华五道口金融学院2018年毕业庆典发表演讲时直言:在泡沫中狂欢的日子不多了,做好潮水退却后的准备是每个国家、每个人都要面对的现实。

日前,原央行副行长吴晓灵在清华五道口金融学院2018年毕业庆典发表演讲时直言:在泡沫中狂欢的日子不多了,做好潮水退却后的准备是每个国家、每个人都要面对的现实。

演讲中,吴晓灵送给同学们三句话:认清大势,提升自我,砥砺前行。

认清大势

什么是大势?

大势是只有坚持改革开放、发展市场经济才能提升中国人的民生福祉。

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市场经济之路不可逆转。

强大的自我调节能力和纠错能力是中国航船不断前进的动力与希望。

什么时候违背市场规律、对市场过度干预,经济就遭遇挫折,人民生活就受影响。

贸易摩擦是利益的调整,提升自我才能在利益谈判中谋得先声。

提升自我

只有那些意志坚强、善于游泳的人才能在骇浪中前行。

在困境中加强修炼,不言放弃,与消费者同行,与客户同行,在结构调整、产业升级中实现凤凰涅槃。

砥砺前行

2008年肇始的金融危机迄今已有10年,世界经济格局的调整、地缘政治的变化、产业结构的重构都会使世界充满不确定性。在泡沫中狂欢的日子不多了,做好潮水退却后的准备是每个国家、每个人都要面对的现实。

发言中,吴晓灵谈到了中美贸易摩擦、及中国经济现状,令社会陷入了无名的困惑与焦虑之中。

2


中美贸易摩擦已经正式开始,特朗普打响了贸易战第一枪,全球金融市场立马出现恐慌性下跌。

起初,国际主流媒体都认为特朗普极不靠普,经常出尔反尔“善变”,事实上是人们自己看不懂。逐渐的大家才发现,特朗普是预谋以久、做足了准备在下一盘大棋。

特朗普不断的加息、缩表,美元做为世界货币,影响了全世界的流动性,很多国家的股市、汇市都受到了巨大冲击。

前不久中国自卫性地反击了美国,征收美国500亿美元商品的25%的关税以后,特朗普又下令加征了中国2000亿美元,然后扬言还要向中国再加征2000亿美元关税。

这突如其来的贸易战,无疑给正处于经济复苏的中国市场了当头一棒,然而主动权在特朗普手中,我们只能举全国之力奋力反击。

目前,中国不仅要面对经济下行的压力,而且还要防范资产泡沫带来的系统性风险。资产泡沫不止是房地产,其它行业也出现泡沫化的现象,尤其是金融行业。

如果资产泡沫破裂将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

其实人们心里都明白,那将会引发下一场更为惨烈的金融危机。

正如吴晓灵的警示:“在泡沫中狂欢的日子不多了,做好潮水退却后的准备是每个国家、每个人都要面对的现实。”

3


特朗普发动贸易战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我们知道,这恐怕不只在贸易领域,还在“中国制造2025”,更可能是通过贸易战的方式迫使我国做出更大让步,而且很可能是迫使中国在货币金融领域更大开放。

贸易战果真打下去,接下来的影响就会涉及到货币金融领域。

而股、债、汇、房,这四个交易市场是国家金融的命脉。

其中最薄弱和影响最深重的是房地产。中国房地产之所以价格高企,是因为货币发行量过大。430万亿市值的高房价,成为悬在中国经济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众所周知,房地产原本属于实业和基建投资,但是,当房产被赋予了金融属性之后,一切都变了。这时,房价就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金融游戏。

特朗普之所以发动贸易战,正是瞄准了中国房地产这一薄弱环节,可谓是用心险恶。

中国货币发行90%以上是通过贸易顺差强制结汇,并以美元为结算货币,这就使中国间接丧失了货币发行的自主权。

2017年中国贸易顺差4225亿美元,收窄14.2%,由于强制结汇,这相当于直接发行了2.87万亿人民币货币。如果特朗普打掉了这4225亿美元的顺差,就相当于减少了2.87万亿人民币货币供应。如果进一步让中国变成逆差,并且大量消耗掉中国的外汇储备,货币供应就会急剧萎缩,支撑房价的基础就会坍塌。

特朗普就是想通过改变中国的顺差来打击中国的货币发行,从而最终刺破中国的房地产泡沫。

一旦房地产崩溃,将直接导致中国泡沫经济的崩溃!

自从特朗普挑起贸易战,全球金融市场就遭受了几次的股、债、汇三杀的巨震。

特朗普以贸易战和汇率的深度结合、立体作战,配合美联储的缩表、加息,每一步看似简单平淡的操作,背后其实都暗藏了杀机。
 
在这里,股市就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4000点起点论几乎就是加杠杆去库存的备忘录。

房价暴跌会引发银行的危机。股市就算跌去一半,那只是帐面财富缩水了。但如果房价暴跌了,房奴真有可能断供把房子交还给银行。跳楼的不仅是房东,也可能是银行。

不得不说的是,金融四大命脉中的汇市和债市,才是真正重量级。

一个国家或经济体的货币汇率往往决定了它的生死存亡。

我们也深刻的理解到,“美元体系”在短期内是无法被替代的,人民币国际化可以减少我们在“美元体系”中的风险和成本。

而美国为了保持美元体系的世界霸主地位,因此对人民币汇率发起强大的攻势。

正当汇市面临美元压力之时,债市违约潮又悄悄的拉响了警报。2018年迎来了公司债的偿还高峰期,2018年的偿债规模是2016年以前的4.3倍。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看出,此次中美贸易摩擦,是特朗普为中国量身定制、以房地产为突破口的金融霸凌。



4

我们应怎样面对这样的挑战与机遇?

吴晓灵在讲话中也曾表示,只有那些意志坚强、善于游泳的人才能在骇浪中前行。

因此,我们应当加强科技创新力度,继续推进经济转型,真正的实现以自主科技在结构调整、产业升级中实现凤凰涅槃。

吴晓灵指出,违背市场规律,经济就遭遇挫折。

特朗普强硬的以美国利益第一为目的,发动的全球单边贸易保护主义政策,违背市场规律,造成众叛亲离的局面。

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

我们应当继续高举自由贸易的大旗,推进经济全球化,优化我国出口的产品结构和区域结构。

继续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核心理念,扩大内需,主动提前释放房地产泡沫,努力实现软着陆。

加强全方位地建立人民币结算的大宗商品期货,提升人民币的国际竞争力。

结语:

面对这个充满危机和不确定性的世界迷局,我们每个人都要面对的现实,做好泡沫破裂、潮水退却的准备,在挑战与机遇中实现凤凰涅槃。

补充阅读:
刮骨疗伤!
中国亟需一场前所未有的财富消灭运动

关于贸易战的争论,社会各界从来就是各有各的看法,但不管争议的焦点在哪,现在的共识是要想在这场战争中取胜,企业才是最为关键的一点。

结合近日央行放水的消息来看,无论其最后结果怎样,对中小企业的融资成本的降低还是有好处的,但在这一过程中更需要关注的是不要再让我们的资金被房地产分流,抑制房地产,把信贷资本和社会资本放到企业端来才是重中之重。

1

关于中美贸易战,各界都有很多的解读。但是给大家的感觉是中国并不想挑起这种中美对峙。而美国好像也是在等中国表态:就是在意识形态不要做大哥与美国对抗,在中高端制造业上也不要升级去与美国竞争。

有个小细节也能看出端倪,前几天有外媒大肆报道,中国国产大飞机C919在前期测试中发现使用碳纤维复材的升降舵发生剥落的现象,所以C919的原型机已经暂停试飞开展修改工作……

紧接着后脚,两架C919就用飞行回应外媒“传言”。对于波音空客来讲,中国商飞是个潜在头疼的竞争对手。

而这种竞争对手,未来将充斥到中美中高端制造的各行各业。

当然,对于中美两国政治与经贸的博弈,越来趋于复杂化,一家之言是很难评断的。但是一直以来,很多人都在传递一种错误的信息和判断:就是美国正在走向衰弱,帝国斜阳渐进暮色。

但这种判断与现阶段全球的政治军事经济格局是完全相悖且有巨大偏离的。

4月6日的“习特会”后,我们发现中国的信贷紧缩和公允利率出现了明显的上行趋势。5月央行公布的社融数据几乎腰斩,而社会的公允利率一直有很强烈的上行冲动。

伴随着很多民间借贷包括旁氏P2P平台的炸雷,央行定向降准和扩大MLF担保品范围,以及最近的5020亿MLF放水,都说明了一点:就是中国政府正在想法设法的保护中国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在中美贸易对峙中不受到美国的冲击。

而手段就是打压货币分流,降低中小企业融资成本。

我举个例子。中国2015年底开始的供给侧改革,使得钢铁、煤炭等一大众黑色商品出现了大幅度的价格上涨。我们以钢铁行业为例子,螺纹钢从供给侧改革之前的每吨1600元,一路上涨至每吨4000元。

钢厂的利润出现了回暖,但是下游大量的用钢企业出现了利润巨幅回吐,甚至大幅亏损。重点是,钢厂绝大部分都是国企,而下游用钢企业却拥有很多民营企业。

那么你这样把下游的利润转移到上游,你考虑过下游这些企业的生存状况么?

有人问,那下游把产品终端价格提升不就好了?

问题是,全球产能充裕的情况下,你敢把价格往上提试试?要货方分分钟钟把订单交给越南柬埔寨马来西亚。

你想让下游企业集体扑街么?!

所以,我们在这种大环境下,又加上中美贸易对峙,中国怎么保护自己的企业?剩下的路径只有去压缩自己的金融泡沫和资产泡沫,降低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的成本。

联想住建部这次为什么要联合七部委严打房地产?

原因也很简单:就是房地产的长效机制需要时间,而中国现在等不了。

把公安、司法拉进来,在2018下半年房地产的严打势必要让房地产迅速降温,起码不要让资金被房地产分流。

只有抑制住房地产的融资狂热,才能把信贷货币和社会资本释放到企业端来。最终的目的就是为了保护自己的企业,这是一个必然的选择。

2

全球的货币大环境发生了巨大的逆转,源头来自美联储加息缩表稳步推进和欧央行将在2018年年底前退出QE(量化宽松)。这是一个长期趋势的巨大逆转,且不可撤销。

每个金融从业人员心里都很十分清楚,中国也在同步进行金融信用的收缩,金融资产负债表的收缩。而券商行业更是提前预感凛冬来临,年初不少券商变相大肆裁员就是为了应对行业的萧条。

我们在未来恐怕要面临一段非常艰难的日子,这是整个金融圈、投资圈的共识。

按照桥水基金达里奥的说法,中国经济如果你把它比喻看作是一台机器的话,它就是一个高度依赖信贷扩张而扩张的经济体。

中国自改革开放之后,我们经历过几个比较大的转折点。2001年加入WTO;2008年金融危机后推出4万亿;2012年,中国劳动年龄人口首次出现负增长,全球贸易增速回落至GDP增速以下;2014年政府债务危机之后次年的供给侧改革。

这三个转折点使得中国经济的特点在短时期内根本无法改变。

经济增长、货币供应量和整个社会的杠杆率,这三者死死的绑在一块。我们就像一个走在钢丝上的马戏团演员,不断平衡手中的平衡棍,一旦失衡,摔下去就死了。

所以,现在看为什么货币政策失效,释放6个单位的货币才能产生1个单位GDP的增长?这其实在最后两个转折点出现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会出现这样的结果。我们现在都是被动承受。

如果我们现在还要保经济,那么我们的货币供应和社会的杠杆率/债务率就不可能往下掉。所以,央妈很为难,一边想提振经济,但是每次货币调节政策都被人指着鼻子说放水。

所以,如果未来中国的经济真的长期在6.5%以下,你一定要有心里准备。

3

2014年到2017年,在中国经济出现了明显增速下滑,但这四年,中国却投放了天量的信贷货币。

这背后就是房地产——信贷货币供给——贷款购房——房价上涨的不断正向循环。

从银行总负债端来看,也就是银行释放的货币信用,从2014年到2017年我们总共投放了100万亿。但是才创造了多少GDP增量呢?

17万亿而已,大量的货币资源挤入房地产,推升房价翻倍增长。

发货币就是为了促进经济增长产生新的产出,如果没有效益货币那就是多印了。

结果就是,中国的房地产总市值已经超过400万亿,近8倍碾压中国A股55万亿总市值!

房地产高额回报的正反馈机制已经坚不可摧,3800家上市公司的企业家早已湮没在几千万房地产炒房大军中。

 

上面这张图反映了2001年之后,每年新增广义货币供应与商品房销售额之间的关系。我们看到在2012年之前商品房销售额每年都在当年新增广义货币的一半左右。

但2016年超过80%,2017年商品房销售额直接超过了新增的M2(广义货币供应)!新增定的钱都去了房地产里。

所以我们为什么讲货币被沉淀了。因为房地产作为资产,他的周转率是低于绝大部分行业的,也就是说货币与资产的周转率在快速地下降。

这就导致货币与生产性的资产离得越来越远,整个社会的创造性资产创造的现金流能力在加速衰退。现金流短缺,必然体现在债务违约上!

借了这多钱,不能及时还!

如果货币在创造性行业资产上,它是有能力大幅债务的。但是现在都沉淀在房地产里,这个速度就慢下来了,这也就意味着整个社会的创造性资产利润出现了下滑!

所以开篇为什么说只有抑制住房地产的融资狂热,才能把信贷货币和社会资本释放到企业端来。这不仅仅是为了保护自己国家的企业,这也是在保护我们的国家经济。

过去我们很多地方一直在借新还旧,不管是地方政府还是国央企,这虽然可以使资产负债表看起来很好看,使不良贷款都变成长期股权投资。但是,我们却在制造更大的危机在未来!

美国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金融危机,但美国并没有倒下,反而发展的更好,我们为什么要惧怕它,用全世界绝无仅有的方式对抗经济规律呢?

回到开头讲的,如果房地产市场不整,如果实体企业如果不救,早晚要出大事!

也许我们,必须要经历一场刮骨疗伤的财富消灭运动才能拯救自己!

赢策网
赢策网
赢策网